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在公墓工作久了,我们都成了会讲故事的人

在公墓工作久了,我们都成了会讲故事的人

     “一树梨花裙袅袅,数抹柔光,绿意枝头闹。执手看花花颜俏,长年香径识飞鸟。人享清欢天却恼,青黛红颜,孤冢依芳草。人老鬓霜情未了,半生愁肠谁人晓?” 读到这里,请不要误会,这里不是诗词大会,而是5月14日,上海滨海古园举办的生命文化教育培训。台上的年轻人正在认真讲述的,不是遥远的故事传说,而是滨海古园客户身上真实的故事。开篇诗词中所讲述的,是古园业务部徐月静在业务中偶然得知的:一位男子前来古园扫墓,二十多年风雨无阻,每次都到业务部办理盆花租摆或其他业务,一切看似稀松平常。直到有一天,逝者的父母请小徐联系男子,小徐才知道,原来男子是逝者生前的男友。热恋中的男女自然情深意厚,但能历经时间,乃至生死考验的情谊并不寻常。 “十年生死两茫茫”,台上的人讲着讲着,自己哽咽了。台下的人也不禁唏嘘感叹。真的是这样,在公墓工作久了,我们都成了会讲故事的人。

     在当天的生命文化教育培训上,上海理工大学鲁虹教授为学员们做完相关理论培训,并对滨海古园清明期间举办的一系列生命教育相关活动进行分析后,别出心裁地将讲台交与学员,由学员们自己讲述工作中遇到的生命文化教育案例。 业务部的唐康燕讲起这样一个故事:一位商人模样的客户,上来就让小唐推荐礼仪套餐,说钱不是问题。小唐没有着急推荐,而是认真询问客户,逝者(客户母亲)生前是个什么样的人。客户愣了一下,开始认真回忆母亲生前的喜好。再问到家里的孩子,客户表示孩子小,不宜参加葬礼。小唐询问了孩子们与祖母生前相处的模式后,建议客户让孩子们在告别仪式上为祖母唱首歌,客户接受了。于是葬礼那天,孩子们在古园追思厅为祖母唱了一首歌,仪式现场温暖感人。

     小唐说,孩子们长大后会记得这一幕,他们学会了怎样与亲人告别。 企划部的顾王莉讲到海葬逝者李定生父母的感人事迹: 2010年4月,苏州某医院,31岁的李定生因工作出差心脏犯病,住进医院后抢救无效,心跳骤停猝死。接到儿子住院消息的父母匆匆从上海赶到苏州,不承想却接到儿子的死讯。那一刻,再铁石心肠的人也能够想象出两位老人的痛苦。但是,当得知同院有病人需要移植器官救命时,心如刀割的母亲面对病人家属的哀求,作出了捐献儿子器官的决定。事隔八年,她忆及当时,说道:“我已是万念俱灰,不忍心多一个人承受和我一样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 之后,这位伟大的母亲又作出了海葬的决定,将儿子的骨灰撒入碧波万顷的大海。在海葬逝者或家属中,还有不少可歌可泣的故事。也许鲜有人像李定生父母那样,作出惊世骇俗大义之举,但他们也都以开明的态度选择海葬,让逝者骨灰坦荡荡回归大海。人生可能有很多种选择,但